地方治污,何以敢频频“欺上”

2018-06-14 14:35图文来源:钱江晚报

据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,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进驻广西开展“回头看”不久即收到群众举报,反映北海市北海诚德镍业有限公司200万吨冶炼废渣堆填铁山港,占用海滩面积超400亩,严重污染环境。

该公司在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也因环境污染问题被群众举报,但北海市核查后回复督察组:该公司手续齐全,各项污染物排放达标,群众举报不实。督察组专赴北海市检查发现:环境状况触目惊心,群众反映的问题不仅未得到整改,反而愈演愈烈。

对有“环保钦差”之称的中央督察组都敢欺骗,可见一些地方干部的胆子有多大。你要是以为敢这么做的只有北海一地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生态环境部通报的一个谎报治污成果的典型案例,令人瞠目结舌——被列入广东黑臭水整治的清远澜水河、海仔大排坑、龙沥大排坑和黄坑河,其上报资料显示,四条河水质监测均达到要求,公众评议结果为96%,就连“清澈见底、鱼类成群”这样的美句都飙出来了。流行音乐出劲歌,某些地方官员出“劲词”。然而,事实上,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。

不需一一举例了。事实说明,地方的阳奉阴违情形不是个例。中央环保督察组越是忙,越是说明地方敷衍塞责的问题很严重。问题是,只点名和约谈,很难有效果。以邯郸为例,该市于2017年8月和今年5月3日,两次被约谈。但谁能保证,某些地方不会被三次、四次约谈,假如不辅以严厉的治理手段的话?

长期以来,一些地方的欺上瞒下就没消停过。就环保领域而言,欺上瞒下的情况有所抬头,核心原因除了唯GDP考核仍有市场外,也和欺上瞒下的成本不高有关。要是被曝光后,也就被约谈,被点名,被罚款,被要求做检讨,对地方官员的压力传导就远远不够。关键在于,一定要真真切切地把环境质量问题与“官帽子”挂钩。应该看到,这种挂钩,本已初见“大模样”。2013年9月,国务院办公厅下发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,要求“构建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的目标责任考核体系”。打破“唯GDP考核”,就必须推行绿色绩效考核。在这个考核框架内,官员的能上能下,应该成为常态。显然,如果这套考核体系能够迅速运转,局面当有改观。不过,年前中央环保督察组直言:各地领导干部环保责任考核机制不健全,没有真正成为干部晋升、去留、进退的重要因素,考核办法不科学,考核失之于宽失之于软,导致党政领导责任压力传导层层递减。

说白了,“官帽子”还没有经受最严峻、最直接的考验。环保不力、欺瞒有力,但官员自身利益几乎没受什么影响,这怎么能行?而从细节上观察,高层也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,并有所应对。例如,上个月约谈邯郸,同步暂停了该市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建设项目环评审批——这对地方而言,可谓经济发展的命脉所系。而最新约谈北海,要求切实提高政治站位,坚决杜绝“虚假整改”“表面整改”“敷衍整改”等问题。

“提高政治站位”的提法耐人寻味,点出了治理乱象的重心所在。从政治治理的高度出发,重拳出击,遏制歪风邪气,这是必须的。环境治理,从来就不是一个“单项”,必须多策并举,以“考核”为纲。建设青山绿水,要想取得新突破,就必须荡涤不实之风,就必须优胜劣汰,让风清气正成为环境治理领域的首要氛围。

作者:伍里川责任编辑:刘全民
0人参与
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
最新评论
    查看全部

    推荐栏目

    1. 丽人行
    2. 悦读
    3. 健康
    4. 文化

    周刊

    计算机科学最高奖图灵奖唯一华裔得主、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曾说:“人工智能是一项颠覆性的技术,涵盖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‘交叉’的意思就是把计算机科学应用到各个领域、优化传统行业。”今天,由这位世界计算机领域顶尖科学家亲自主持的2018交叉智能前沿峰会在南京举行。[详细]
    1. 声音丨“回头看”,是大考更是契机
    2. 人物丨马珂:“有温度的执法”获称赞
    3. 影像丨南京玄武湖荷香四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