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 > 文娱 > 正文

《归去来》大结局 主角完成肉身与精神的双重回归

2018-06-11 19:03图文来源:环球网

6月10日,《归去来》迎来大结局。出人意料地是,这部电视剧没有采取“宣泄式”的欢乐结尾方式,没有刻意制造美满的“大团圆”,而是充满了时浓时淡的惆怅感,这一点,倒是与陶渊明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?”的意境相吻合。

从走出国门,到在国外校园学习、生活,再到历经家庭与情感多重变化带来的考验,《归去来》剧中几位年轻人,都得到了明显的成长:萧清变得坚定,身上充满忍耐力与期望感;书澈隐居柬埔寨密林中,效仿传统居士的行为来沉淀内心;缪盈选择责任第一,在面对功成名就的男友宁鸣面前,表现出可怕的冷静;而宁鸣也终于挣脱他草根出身的视野局限,当他对缪盈说出“不是你需要我,而是我需要你”的时候,他在个人境界上,实现了最大的升华……

如果说先期的剧集,表现出这一代年轻人独立自主的精神,那么到了结局时,他们身上已经有了中年人才能够具备的克己复礼的能力。他们每个人,虽然都被传统的家庭关系、社会规则、价值观纠缠其中,但因为他们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目标,从而挣脱了沉重的束缚,在自我的主导下,拥有了靠自己双手赢得的生活。所以,整部《归去来》说的而不仅是留学生群体的家园回归,更是他们的精神回归,唯有肉身与思想都一致想要达到的地方,才是真正的故乡。

结局故事里的惆怅味道,并非只为渲染剧中人物的心境,制造让观众揪心的氛围,在有了前面几十集的挣扎与伤痛之后,此时的惆怅,有了治愈的味道。回味过去的故事,会发现几位主角之间,出于阶层、利益、选择等方面的差异,在聚与合的每一步当中,都是充满撕裂感的,如果用非常明快、痛快、欢喜的方式进行结尾,无疑会破坏整部剧的终极诉求。惆怅,尤其是带着点甜蜜期望的惆怅,使得《归去来》拥有了几分禅意,也拥有了更多可供回味的余地。

看完最后一集最后一个镜头的观众会发现,当书澈从监狱看望完父亲走在荒芜的道路上时,遇见了前来迎接他的萧清,在此之前,一场书澈前往律师事务所接受萧清面试的戏,已经大大缓解了观众内心的纠结。即便如此,《归去来》的“痛苦”主题所带来的苦涩滋味,仍未彻底散去。刘江在处理《归去来》“痛苦”主题的时候,没有采取折中或者妥协的“佛系”手段,相反,从故事开始一直到结局,“痛苦”都一直压制着“快乐”成为萦绕全剧的旋律。

在播出过程中,《归去来》引起广泛关注也引发不小争议,在肯定剧作好看的同时,也有观众对男女一号戏份被“碾压”提出疑问,对此,相关创作者也给出了解释。

但相比于争议,对于《归去来》精神内里与价值倾向的讨论,还是少了一些,在娱乐元素之外,《归去来》对年轻人的生存与思想、对生活真相与生命体悟的直击和追问,都值得再往深处去挖掘。

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写出了作者在个体价值与社会价值之间的痛苦与挣扎,电视剧《归去来》同样也如此,该剧所呈现的角色样本,会在电视剧人物群像当中保持更长久的活力。          

责任编辑:刘全民
0人参与
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
最新评论
    查看全部

    推荐栏目

    1. 丽人行
    2. 悦读
    3. 健康
    4. 文化

    周刊

    5月28日晚,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江苏省委宣传部、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,名城会组委会承办的2018南京历史文化名城博览会正式闭幕。[详细]
    1. 声音丨从文明源头汲取复兴力量
    2. 人物丨徐红友:手机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
    3. 影像丨南航举办毕业季龙虾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