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雪枫致妻书(1942年12月3日)

2017-09-04 13:43图文来源:

群 

   我们于上月廿八之夜,由山郭家经浮山镇渡河到泗南来,为的是更便于指挥部队。敌人于扫荡泗南之后,即集结于青阳马公店之线,继续向泗宿及泗灵睢扫荡,归仁集、金锁镇、刘圩、小新关、老韩圩子,都成为敌人的临时据点,如不组织几个较大的战役,敌人是不会很快的撤走的。首先组织了十一旅的部队,猛袭马公店,一日之夜以一个营兵力,袭入马公,全部鬼子两个中密集于一个院子里,我英勇战士猛掷手榴弹一百余枚,并以机枪交叉扫射,确实杀伤鬼子六十余名,实在痛快!冲出来的鬼子,首先是那个机关枪手,被我们一把抱住,先夺过了新的三八式轻机枪,再摘下了钢盔,意图生擒,他坚决不走,终于结果他。这一仗给敌人打击最大,老百姓轰传后也越发厉!都说新四军的计策高妙,打仗能干,老百姓总喜欢夸张事实,无论是敌情也好,胜利也好。军区特务营,廿六日攻入泗阳屠圆,围伪绥靖军两个团的司令部,毙敌一百余名,俘虏十余,缴获步枪九枝,黄大衣多件,这又对伪军是个更大的威胁。我骑兵团正会其进攻泗城,即在敌伪据点之中到处冲击,敌人知到〔道〕他们的骑兵对付我们的骑兵是无可奈何的,因为他们的马没有我们快,人也没有我们的勇敢。就是这样在不断的战斗中,部队的信心提高了,敌人的士气低落了,而且定为一个月的扫荡期,也将到了。据两日来的情报判断,敌似有西撤模样。又说本日青阳方向大火,大概要滚蛋了吧?不过,对敌今后之不断的给我们以苦痛的事实,无论如何是不应忽视的。

   此次扫荡,主力部队能机动的首先跳出合击圈,继而能各线打击敌,总算是深可庆幸的事!但表现最严重的弱点的,是政府机关人员的不沉着,地方武装的无能。这都是往昔长期太平环境所赐的恶果,在实际战斗和苦痛中,应当会给以警惕的罢?这一次血淋淋的事实,比过去任何一篇文章和报告都要来的切实!高尔基小说《母亲》中主角伯惠尔说:人们是不信任赤裸裸的说话的,飞〔非〕吃苦头不可,飞〔非〕用血来洗炼说话不可!”此次的苏皖边区,总算用血来洗炼过了!

   昨天夜间,我们由峰山镇东之大王套,走了卅五里移来双沟东南之后店子,背溧河面淮水,风景清丽。枫树的红叶,绕着村子的周围,又夹着一座柏林,虽在寒风中,也不减我们的游兴!房子也是出发以来的第一次舒服的,写字台、钢丝床、纱橱之类应有尽有。倘若敌情许可,打算在这里多享受几天哩!

   孩子应该生下来了?这是我所最关怀的事!假如生产了,不论男孩或女孩,我提议起名字叫“流离”吧!这倒名符其实,一个很妙的纪念!不知道你赞成不?或者你会起一个更好的名字。

   前天又收到南阳忆先的一封双挂号,我同样小心的拆开,然而除去廖廖〔寥寥〕数语之外,在夹层中一无所有!而且里层的白粉纸少了半边,大概被检查官揩油了!不知当真寄钱了没有?如寄钱,又不知究有多少?这种办法真是可一而不可再!大概坏就坏在这廖廖(寥寥〕数语上,几句不关紧要的闲话,为什么又要双挂号呢?能不启人疑猜吗?

   《苏联红军战史研究》、《译丛补》读完了,现在是正读着高尔基的《母亲》,正二分之一了。说来惭愧,堂堂文豪高尔基,除了读了他的短诗《海燕》外,《母亲》还是开宗第一部,实在太寡陋了!我又准备向人借读托尔斯太的《战争与和平》,那是一部举世闻名的大著,两千多页,超过了《静静的顿河》,名家作品是不应该不读的。如今又是读书的最良时机。告诉你,我还读了古词《西厢记》,又正读着《燕子笺》。我恨不得将最著名作品于最短时间一齐装进头脑里去,越读书越感到自己的贫乏!我希望我的最亲爱的人,同样有此抱负!

苏联红军于十一月中旬大举反攻,一周之间消灭德军近二十万人!现正猛烈前进中。英美军在北非以破竹之势继续向德意军推进,除去突尼斯、比塞大两港外,几全部入于北非英美军手中。正是因为如此,国民党对我党态度也好转了。十一月廿五日,国民党十中全会特明白宣布对共产党实行一贯的“宽大政策”,只要共党不违背法令,不扰乱社会秩序,不组织军队,不破坏统一,是可以一视同仁的。这个决定,当然有些“阿Q精神”,但不能说不是时局好转。

天派人到湖东去,连同上次未发的信,大概可以减少你的一点苦寂吧?好好的保重身体!不要多所忧虑!万千万千!

我仍健朗如常。今天照镜子,较昔略为消瘦些,许是战斗中精神时紧时驰〔弛〕的原故。

附来告民众书一份(是我拟的稿),关于敌情、战术、胜利、办法,均略有述及,可供参考。

如精神许可,希望有长的回信,藉以洞悉你最近的生活和心情。

祝福你!

寒霜丹叶

十二月三日廿时半于淮河北岸之后店子

家书导读:

这封家书是彭雪枫于1942年12月3日在淮北苏皖边区根据地,写给妻子林颖的信。

1942年11月13日至12月15日,日伪军集中七千余人的兵力,对淮北苏皖边区根据地进行“大扫荡”,企图歼灭新四4师主力。彭雪枫率领部队昼伏夜出,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,赢得了“三十三天反‘扫荡’”的胜利。这封家书就写于“三十三天反‘扫荡’”即将胜利的前夕。

彭雪枫在家书中,与妻子分享了胜利的喜悦,“这一仗给敌人打击最大,老百姓轰传后也越发厉害!都说新四军的计策高妙,打仗能干”,并生动地描述了马公店战斗,泗阳屠圆战斗的战况。他写道:“就是这样在不断的战斗中,部队的信心提高了,敌人的士气低落了,而且定为一个月的扫荡期,也将到了”,由衷地感叹杀敌报国“实在痛快”。彭雪枫在信中还介绍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国共抗战的时局,对抗抗战胜利的光明前景充满信心。他对理想信念有执着的追求和坚守,并为此不懈奋斗,直至生命最后一刻。

孩子是彭雪枫的牵挂,他在家书中问起了孩子的情况,并提议取名“流离”来纪念这段峥嵘岁月。

 

背景资料:

彭雪枫(1907-1944),河南镇平人。1925年,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。1926年,转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从事学运、兵运工作,参与领导农民暴动,开展党的秘密工作。1930年,到中央苏区,参加了历次反“围剿”作战和长征。1936年,参加东征。全民族抗战爆发后,任八路军总部作战处处长兼驻晋办事处主任。1938年9月,组建新四军游击支队,领导开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。后任新四军第6支队司令员兼政委、八路军第4纵队司令员。1941年皖南事变后,任新四军4师师长、淮北军区司令员,领导根据地军民同日伪军进行艰苦斗争,巩固和发展了淮北抗日根据地。1944年8月,奉命指挥所部进行西进战役。1944年9月11日,在河南夏邑八里庄与国民党顽军作战时壮烈牺牲,时年37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