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文彬致侄书(1941年9月10日)

2017-09-04 13:41图文来源:

书义:……小同长同学同玩的好像弟弟一样的书义:

你很康健吧!你们……孩儿都很平安吧!?收……好吧?!

我虽在外面跑了这多……快长胡子了。但我还没有家室……己也常以为还是个小孩子……我们的看牛,捉迷藏,打架子……孩童故事,只可惜现在国事严重,无暇返家,不能共叙快乐,憾甚!

刘荣(大概是这名字吧)给了我几次信,我……感激他,我更佩服他……信上看到,他是有志气的可造就的人,可惜我竟未给他写信,现趁暇写了一信。请你转交!

你是相当读了些书的人,我们家里是否更有青年读书……不知,我只有一种心志……给你,就是你在务农……放松读书!你必须鼓励我们屋里地方上有小孩的人,必须送上学堂读书。你如有暇,应帮助失学孩童读书、写信,有如我们小时候一样!至于你的小孩,我不知他已长到……但必须在六岁以后送上……是第一。

第二,现在是……日本救国家的时候,是在求不做亡国奴的艰难斗争中,你也必须尽你一份的责任。这到〔倒〕并不是说要像我们样的到外面跑,也不要像民国十六年时那样的干法,而是要……的办自卫团、征兵、做抗……的工作,这些都是同政府……甲长区乡长一样的共同商量努力的做。

你以为如何?

你及全家健康平安!

你爷、你哥、你□、你姊姊、都请代问安!

□叔莼青九月十日于岳阳车站

 

家书导读

这封家书是张文彬于1941年9月10日在湖南岳阳,写给侄儿张书义的信。

张文彬在家书中,回忆了和张书义一起成长的经历,字里行间浸透着对童年的美好回忆。他告诉侄儿:“你必须鼓励我们屋里地方上有小孩的人必须送上学堂读书。”要求侄儿“帮助失学孩童读书、写信”。少年强则国强,张文彬想得很长远,他关心的不仅是时下的救亡图存,更希望革命事业后继有人。

张文彬在信中还教导侄儿,“现在是……日本救国家的时候,是在求不做亡国奴的艰难斗争中,你也必须尽你一份的责任”,可以各种形式投身到抗日洪流中。正是在张文彬这样的革命先烈教育和感召下,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难之际,地无分南北、人无分老幼,中华儿女担负起了守土抗敌、共御外侮的责任,赢得了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。

 

背景资料:

张文彬(1910—1944),原名张莼青,湖南平江人。1925年,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。1927年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8年7月,率领部分工农赤卫队参加红5军。1934年10月,随红3军团参加了长征。1936年,被派到西安,领导中共西北特别支部对杨虎城进行统战工作。西安事变后,作为中共代表之一参加谈判。1941年香港沦陷后,参与指挥省港大营救。1942年,率中共南方工委转移时被江西省中统特务机关秘密抓捕。1944年8月,因受长期折磨而病逝在狱中,时年34岁。